Im Salze

將檸檬置於書堆上的勇氣

  在此刻,檸檬在我的眼中不再是一種平凡的水果,將它高舉似乎能當作世間最具破壞力的武器。我堅信在某刻它能將頑冰融化,將所有的雜草燒盡。它就像諾亞方舟的故事裡,那場洗刷世界的洪水。也許在衆人眼中是避之不及的破壞神,但我看來它是唯一的急救藥。

  梶井基次郎爲數不多的作品中再也沒有哪一篇比得上「檸檬」更能觸動我。他的風格在這一短篇中便已表現地淋漓盡致。我初次粗略地讀過他的作品後,給我留下的印象是「纖細」。這確實是他文字的獨到之處,可再次回味的時候我便發現那種纖細是用無窮的力拉扯而成。

  這種感受你可能很難再在第二個作者的文字中體會到,即便是在日本文學之外也難以覓尋。我十分迷戀這種緊繃而又纖細的感覺,就好像是鋼索上的芭蕾舞者一樣,纖美但又危險。

  把日常當作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狹窄入口,從平日的寡淡抽離。檸檬在這個世界裏變成一枚炸彈,將所有一切,將美、審視美的理性與感性、浮在美表面的狂氣統統炸毀。再把鮮花捏爛,把玻璃打碎,沉浸在一種破壞的快感之餘狂喜到脫力的病態之中。

  你可以說這是一種自我安慰,這個世界不乏安慰,但更需要的是這種接近於一種猖獗的自我狂歡式安慰。這不是無情的發泄,它是站在幻想中的理想鄉對現實的乜視。

  所以請在書堆上放上一顆檸檬吧。這是世界最後的希冀。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