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玄冬

  對於冬天我似乎總有無盡的溢美之詞要說。雖說我是在夏日誕生,但我對夏天的好感要比冬天低得多。在夏日中的一切行動似乎都被籠罩上了一層暖紅色的紗,它是躁動而慵懶的。而當你身處冬日之時這一切都煙消雲散了,只有一陣陣冷冽的風。我對風是無法抗拒的,就宛如在世界中劃開了一道口子,風就是從這裏面傳出來的自由的召喚。

  除此之外,最讓人感動的還要屬冬日暖陽,在寒冷中的溫暖更顯得難能可貴。一個下午,從窗外照進來的陽光溫暖了那個角落,我可以坐在窗邊毫無顧慮地肆意噬取那讓人無限舒展的溫暖。

  眯着眼看向光源,刺眼的白光和眼皮血管的紅色交織。如果這個時候有一陣風吹來那是更好不過了;我是身處嶺南,到冬季的時候樹葉也是不會落下的,所以當風吹來便可以聽到樹葉相互碰撞發出的聲音,在我的認知裏,再也沒有什麼聲音是比這更加美妙的了。雖然在其他季節裏也能聽到這樣的聲音,但我覺得處在冬日裏他們發出的聲音似乎更加地清脆動人。

  冬季裏空氣是乾燥清爽的。我養的植物們在南方冬日裏似乎生長得更加歡悅。不要提那春夏,那時候的空氣是讓人厭惡的溼膩,植物爛根的機率也大大增加。每到夏季不論我再怎樣小心地控制栽育,總會有那麼一兩株離我而去。毫無疑問,夏日是傷心的。

  假設你居住的地方冬天樹是落葉的,那真的再美妙不過了。聽見從落葉上走過聲音的感覺就好像火柴劃過擦片被點燃後是一樣的愉悅。落葉踩上去的感覺讓人神經顫慄,這樣的感覺是無論多麼精貴的地毯也無法比擬的。

  不要忘記那潔白的鹽末。當所有的建築物都覆蓋上白色後,原本不可能協和的世界似乎也暫時各自妥協了。在我的眼裏,雪並不是冰冷的,不過是另一種溫暖罷了。和下雨不同的是,面對雪花我似乎更加安心,因爲雨水在睡眠中也顯得更加可愛了。

  不知爲何,我似乎更樂於穿上冬裝,衣服和皮膚之間造就出來的空間在身着冬裝時會大大地縮小。這個時候,溫暖似乎更能夠直觀地觸摸到。此刻能夠給我帶來比其他時間都要濃重的安全感,這或許是人類皮毛的退化後給自己的安慰吧。


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