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萍與水

IMG_5131.JPG

  今天又重新下載了一年前玩的遊戲《Sky》,當時還沒有正式發佈,我玩到的是遊戲開發提供的 TestFlight 版本。但那個時候遊戲本體已經做得很完善了。所以我重新玩的感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少了那些舊友。

  我是喜歡這款遊戲的,雖然從遊戲性上來說並不是那麼的高,畢竟是以收集爲線索的遊戲。但是,我對它的關注點並不在這上面,而是它對於社交機制的設定很合我的胃口。遊戲的最初你是沒辦法直接像其他那些帶有社交系統的遊戲一樣一上來就和其他玩家進行交流的。而是循序漸進的,要一步步「點上蠟燭」到大概第三步的時候纔可以說上話,不然只有兩人相約坐上長椅來交流。

  你永遠也不知道你會碰到誰,也不知道能夠和誰說話,也不知道寒暄幾句後雙雙又將歸於何處,這一切的不確定性帶給我的並不是遺憾。就好像風輕輕拂過,存在也不存在,相逢又未相逢。

  瞬息萬變的世界就是這樣讓萬物迫切又冷漠地運作着。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於是我們也是如世界一般匯聚又離散,說再見並不是遺憾,說你好也不是喜悅。

Sky.jpg


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