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從蘋果上削下
多餘的皮
刀刃下鮮血喷涌
屈服於美的自殘後
蘋果赤裸地
向世人宣告
衣服是不必要的
就好像它
現在在與空氣的擁吻中
獲得了新生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