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我們

閃電從未在聚爆中致盲
是它對自身的寬恕
風從未在流轉中迷失
是它對自身的預判
火從未在燃燒中灼傷
是它對自身的規制
這便是它們的純粹性
對於一口清潭來說
不必做罪犯側寫
當然也沒有
審判一片樹葉的必要
但對於我們
這不過是虛擬的慰藉
當存在的本身是一種自洽
請寬恕我們
在預判中規制我們
最後在側寫和審判中回歸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