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柔軟

帷幔
順延著光的方向
垂下
對於它來說光的
靜默
是一件喜事
再也不用聽
那叫囂著要
顛覆些什麼
無恥的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