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紅河

在泥土中走的人
長出鏽蝕物
無法解釋的斑跡
在綠植看來
是六月前奏曲
像火最後的狡黠,
不願殆盡的火星
他隻身蹚過河去
將一切浸落在
冷漠的河床上
沈默與河水混凝一體
一片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