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Salze

自卑

閉起眼
舉起筆
繞開日記的視線
複製複製複製
粘貼,完成
一個新鮮的罐頭
從紙頁裝訂的縫隙里
滲出汁水衝散油墨,
我心想:
感謝造紙術
感謝油墨
感謝木偶劇的線
讓這一切進行得悄無聲息